论坛首页 最近的话题 最近的帖子 搜索 faq  


注册 | 忘记密码   open id
Messages in this topic - RSS

论坛首页 » 拿执照 » 从李嘉诚撤出中国想到在香港公司做事的那些日子

证书一大把,走遍天下都不怕!
|
9/29/2015

红叶
红叶
Administrator
Posts: 2110


从李嘉诚撤出中国想到在香港公司做事的那些日子
2015-09-29 14:55:24




阿毛先生
悠悠哉哉走自己的路,路边的风景是我的最爱

首页 文章列表 博文目录
给我悄悄话


打印(被阅读 1442次)










80年代中,香港的一家上市公司也想到大陆来探探路,决定在上海设个办事处,因为是属于探路性质,所以香港不准备派人长驻上海,他们需要一个35岁以上的女性做行政秘书帮着看家。

当年我正好虚岁35,在招聘的范围内。但是我才换了一份工作,人事关系刚转到新单位,工资都还没有拿过,又要换工作,是不是太作?

其实也不是作,实在是我不喜欢刚刚到手的工作。几个月前,参加了扬子江大酒店的招聘,入取后派给我的工作是中方人事部经理。我觉得太奇怪了,我一直是做业务的,没有任何人事工作的经历,同时更没有一点点的兴趣。后来才知道孩子他爸爸的一个好朋友调到这家宾馆做中方一把手,看到我的简历后,他决定用我在后方帮助他,把他的人都塞进来。事先连一个招呼都没有,因为他和大多数的人应该觉得那是个美差,可能他还等着我知道后去谢他。但我觉得自己进了虎口,当然一有机会就想逃离,没想到机会来的太早。

去了面试,当场就定下来。他们问我工资要求多少,战战兢兢的说了个数,准备让他们砍,没想到是要的太少了/后来才知道。但是就是要少了,也比扬子江的人事经理高了5倍多。

费了一翻周折,扬子江同意我理职,但是要求我赔偿300元的服装费,我说OK。结果当然没有赔,只是那位朋友想留住我。

在这家香港公司一共做了6年半,确确实实是学到了很多东西,也基本奠定了自己的人生观。

公司的老板是解放前上海圣约翰毕业的,主要做百货。他有二大人生自豪:一个是在60年代初他将大百货公司的橱窗式的陈列引进了香港。他说每年都会换二次橱窗,一到换橱窗时,橱窗前就挤得水泄不通来抄袭服装样式;第二大自豪是他将中国制造的皮鞋引进到意大利。他有一枚不知道意大利什么人颁发给他的勋章。他总是放在西装的内衣口袋里,高兴了就会拿出来炫耀一下,老人也和孩子一样,毕竟那是他一生的心血。老板是香港商会的名义会长,全国政协委员,住在浅水湾/山坡李嘉诚的上面。

去公司上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手已经做到一半的32套活动房的捐赠,是送给上海建筑公司,当时上海在大规模的搞市政建设,大量的建筑工人的住宿有问题。

公司完全 set down 后的几个星期,老板来公司视察。看了看办公室,随便问了二句,老板和他的一行人就离开了。

第二天市府领导邀请老板参加一个正在上海举办的贸易展览会,要我去做记录。我写字很快,对日用商品也熟,这些都是我的长处。展览会上,一大群人陪在老板身旁,老板会不断的拿起样品看或提问。就在老板提问的当口,我会迅速的记下商品的名字和生产的工厂等尽可能多的内容。然后又小跑的追上他们的下一个停留。看完展览会,老板回宾馆我会办公室。

晚上老板宴请市领导,当然轮不到我。我的经理说让我在办公室等着,万一有什么事。在我等候的时间里,我把白天的记录拿出来整理。没想到办公室里有很多经理已经收集的名牌工厂的产品目录。我一边整理一边对照和摘录。一会儿就写出了一份非常专业的报告:其中包括几乎每一件老板看过的商品的:品名,商标,材料,市场价格,生产厂家,主要机器设备,年生产能力和年销售额。

他们吃完饭,不知道为什么经理叫我到老板的宾馆去。到了宾馆,老板问起了白天参观的事情,我立即拿出了已经整理好的报告给他。无疑那份报告给所有在场的人是一个震惊。如果在现在什么都可以 google 的年代,说不定他看都不会看。

刚刚到一个新的单位,一个月都不到,打一个漂亮的胜仗。

我看到经理的脸色很难看。他不能当着老板的面发作。这个经理是上海外经贸委派来的,新上任雄心勃勃,没想到枪没上膛,让个丫头抢去了风头。我想这一次也是我人生的唯一的一次是踩在别人的肩膀上爬上去的。我一直有点自责。

等二天经理找我谈话,说以后不能越级。他管业务,我管行政。我说知道了。

后来老板再来上海,经理总是想尽办法不让我见老板。做生意的人,那点精明会没有,老板就点着名找我。想不到这个经理做官做久了,脑子做坏脱了。经理开始给老板好看,只要有我去,经理就会找借口走开,一会儿胃痛啦,一会儿女儿生病啦。他想让老板看看没有他,你们什么事也办不成。老板在他如此的理由后几次,就开始损他,哦,你胃痛吗,回家抱抱老婆就不痛了... 大庭广众之下,经理好没面子。

不久经理就走了,我升为了办事处经理。

香港人到内地来办公司,他们是来赚钱的,他们是来寻找投资机会的。他们是不可能信任内地人的。只要有香港公司的人来沪,看他们讲话都小心翼翼的。我想出来前公司都关照过的。有次开会,只见负责上海办的王经理刚说了一句他们大陆人,老板的头就转向他。反正我们公司的香港人是特别特别的小心翼翼。

有一次,老板看出我有情绪。在去香港业务出差的周末,老板把我带到他的私人游艇上,没有带任何人,只有一个船长。船开到湖中心,抛锚停了下来。老板只说了7个字:说吧,今天没有人。一肚子的委屈一下子都崩发出来了。我忍不住大声的哭起来,哭的混身抽泣。哭了几分钟,发泄完了,我擦干了眼泪,尴尬的笑了笑,说没有什么。于是船起锚,回城。

有些事情是永远也不会说的,注定是烂在肚子里面的。

所以看到李嘉诚回应撤资的问题,我非常的理解,谁都没有信任过谁。从来没有,只有利益的关系。

在90代初,好多外资的百货公司开始进入上海市场。我工作的这家公司也开始动作。看中了淮海路上的热闹地段,上海人在90代中后期出来的都应该知道这家外资的百货公司。

有一个周日下午,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。是一个中年女性,她问我还记得她吗?听起来有点熟,但是不记得了。她自报了家门。是原来在技校当老师时的一个同事。她比我小我好多,总是称我为毛先生。她说明天要到我们公司来开会。怎么那么奇怪呢?她说你们不是要在淮海路搞百货公司吗?是啊,你怎么知道的?她说她在卢湾区区政府做,是这个项目的中方代表之一。我作为一个资方代表之一要去和我原来的一个同事/其实我们当时关系非常好,远远超过一般同事,去谈判。她说她知道谈判的底线,我说我不想知道。

晚上趟在床上无法入睡。想到我的一个邻居,住在我家前二排房子里。男人原来是体育系的付主任,80代刚开放,太太的妹夫是在香港搞房地产的,在上海投资了一个大项目,夫妇俩帮这个妹夫好多忙。后来开放的门又要关。这对夫妇被抓起来,大概就是受贿,损害国家利益之类... 男的判死缓,女的不知道判了几年。过了一年半,男的在监狱里自杀了。这件事大学里大家都知道。又过了几年,这个女的无罪释放。

想到这些可怕的事,又想到自己的父亲在文革中被整死。然后心里面马上作出了一个决定,辞职。我这个人在大是大非面前,非常果断。很多人不知道内情,觉得不可理解。当然这件事只是辞职的一个导火线,工作上越来越多的压力,加上上海那时也已经开放,好多朋友都开始下海了。

这就是我在香港公司的一些经历。
今天写的有的多了,但是对我而言,那是一段非常难忘的经历。




0 固定链接
|

论坛首页 » 拿执照 » 从李嘉诚撤出中国想到在香港公司做事的那些日子